十仪提示您:看后求收藏(黛墨书院yidingai.net),接着再看更方便。

“啊,我说,你就这么直接问出口了?都不怕死的么。”

切西尔抓了抓自己的头发,脸上露出困扰的神色,看伊延的眼神很无语。

厄瑞波斯和之前的青年都站到了时蕤身后,双方竟然不约而同地短暂放弃了

对彼此的敌视,自然而然地开始一致对外。

他们这几人刚才还在合作战斗,现在就产生了剑拔弩张的氛围。

伊延笑吟吟地反问切西尔:“难道你觉得时蕤是会恩将仇报的人吗?”

他的话是对切西尔所说,目光却直视着时蕤。

那张漂亮的小脸还有些茫然,瞳孔微微扩大,明显是被戳破身份之后反应不过来的惊讶和呆滞,嫩白的手指都攥紧了。伊延顶着那只高级虫族的威压说出这句话,后背几乎都被汗水沾湿了,要竭力忍住才不会被那从空气中里渗死亡,如影随形。

切西尔狠狠朝他翻了个白眼:“忠诚的狗突然反噬主人的事难道还少见吗?”

这两个虫族自己都忍不住想要内斗了,虫母消失了几十年之久,时蕤手中的链子还能牵得紧吗?

时蕤张了张嘴,弱弱地表示:“我不会让他们伤害你们的。”

他转过头,对身后的两只虫族说:“厄瑞波斯,还有....卢卡斯,我可以叫你这个名字吗?

天地在瞬息之间都安静下来,风声、喧嚣、还有呼吸都在这一刻几不可闻。

那只高级虫族在无法克制的亢奋激动之中,让周遭的世界都化为死寂的幽谷。

赐名。

一虫族中上位对下位行使的一种权力。

然而对他们自身来说,虫母的亲自赠名,完全不亚于是一种盛大的荣誉、恩典。

众人不由一愣,饶是早有心理准备,见到这一幕还是会心里一惊。

时蕤之前没有反驳的话,还有现在的所作所为,都在证实着一件事一

他即虫母。

高级虫族,现在应该说是卢卡斯了,他听见时蕤说完的这句话后,苍白的俊美脸庞都染上了红。心中更是涌上一股狂喜,滚烫的情感都要从那冷血无情的肉/体中喷薄而出。他惊喜交加地说:“当然,感恩....非常感恩您的赐名,这将成为我无与伦比的荣耀。卢卡斯为您献上血与火的忠心,您的光辉定会照耀万世。”“母亲。’

他的恭敬、因为过分激动而控制不住的猩红复眼里密密麻麻都倒映着时蕤清瘦的身影,锋锐的口器仅仅出现了几秒后又慌慌张张地收了回去。时蕤甫一端正小脸的神色,两只来自虫族、由他亲自创造出来的虫族战士竟然就单膝跪地,脸上露出掩藏不住的忠诚狂热,宛如朝拜一般的神情没有见过这种场景的切西尔他们还有点怔忪。

在星际时代虽然尚存帝国制度,但一部分王室只是一种象征和吉祥物。即使有真正掌握实权的王室,在帝国中也依然信奉强者为尊,王室成员弱小的则会被摒弃,像是这样献上全身心的崇拜还是少见。或者说,几乎见不到。

怪不得当初的虫族能够挥剑占领几乎整个九十银河域。

对虫母的狂热信念和拥有的强大力量,究竟什么做不到?

其实时蕤也觉得有些别扭,怎么看都好像带了点中二病的感觉。

他刚刚差点就被厄瑞波斯和卢卡斯的动作惊得忘记下一步要做什么了,思考了一下,才说:“我希望你们不要伤害他们三个人,在流浪星域,他们帮了我很多。如果不是切西尔的话,我在流浪星域根本活不下去。”来到这个世界后所发生的种种,都清清楚楚地留在时蕤的脑海里,他还朝着切西尔露出一个感激的笑容。伊延啧了一声,然后开口说了句:“我还以为在你经历了我的事情之后,已经封心锁爱不愿意再帮任何人了。果然,是没有遇见想帮的人吗?”他的表情显得有些意味深长。

切西尔哼了一声:“好心还是有好报的,毕竟这个世界上好人还是多过祸害的。”

他们两个的争锋相对影响不到其他人。

厄瑞波斯和卢卡斯对虫母的一切命令都严格执行,他们垂下眼眸,恭敬地说:“谨遭您的一切指令。”时蕤闻言松了口气,赶紧说:“你们先起来。”

两只虫族很听他的话,乖乖站起来后,又一左一右立在他身旁,像是两个忠诚的护卫。

相貌出色,实力也属于顶尖的一批。正像是猛虎守护娇嫩的玫瑰。

切西尔转过头,眉毛扬了扬:“佩特里乔瑞?时蕤?”

不用真名很正常,不过不妨碍他调侃。

时蕤脚趾都快抠地了,他不去看在场任何一个人的神情,脸颊红红地说:“嗯,那也是....我的名字。是我在虫族帝星上的称谓。”玩游戏当然不可能用自己的真名了,不然的话游戏里的NPC称呼起来得有多强烈的羞耻感啊。

虽然虫族都称他为“妈妈”“母亲”或者是一“王”。

时蕤这句话很直白了,可以说他已经承认了自己正是之前虫

失踪的那位虫母。不是从其

都市言情推荐阅读 More+
落入他掌中

落入他掌中

赵十余
【疯批病娇/为爱发疯】外人眼中,陆鹤之和舒灵从来都是两条不会相交的平行线。一个是陆家炙手可热的长房长孙,风头无两的下一任家主。一个是陆家毫无存在感的外姓女。就连舒灵自己也这样以为,直到——陆鹤之在某次家族聚会时,将她扣在房间里,放肆的亲。-黑暗中,她紧张的声音都有些发颤。“我以为,位高权重的陆大少并不会强人所难。”“那真是不好意思了,位高权重的陆大少——”那人慢条斯理地笑了笑,薄唇轻贴在女生的耳廓
都市 连载 12万字
被教师悟捡去当女儿后

被教师悟捡去当女儿后

猫铃
【6.25入v~预收:《转生成五条的无能妹妹》】本文文案:某天,教师悟上街填了一份调查问卷【请问您年近三十还是魔法师预备役吗?】【是】【请问您直到现在都没有稳固的恋人吗?】【…是】【请问您预估您这种情况会一直持续到孤独终老并且生儿育女遥遥无期吗?】【是……吧】【那么您的人生还真是悲惨呢。】五条:?他真的会揍人。然而,填完这份调查问卷后,当晚,他便捡到了一只白给的幼崽后来——众:听说你有女儿了?教师
都市 连载 12万字
过分漂亮的她[穿书]

过分漂亮的她[穿书]

西梨贝贝
本文文案:欲珠穿进了一本豪门恩怨文中,不是女主,更不是女配。而是穿成破坏女主家庭小三的女儿。一个在女主家破产后,和女主同时被京城傅家收养的孩子。 她不聪明,不讨人喜欢,在原文中也只存在寥寥几笔。而那几笔都是在和女主做对比,是衬托女主受傅家人喜欢的可怜脏小孩。她阴暗,怯懦,上不了台面,像只可怜卑微的小老鼠。却又生的格外漂亮,像她的母亲,精致的像玻璃展窗后的洋娃娃,贝壳里的珍珠。但这并没有让她有一个好
都市 连载 14万字
拜托,只想干饭的北极熊超酷的!

拜托,只想干饭的北极熊超酷的!

弦三千
预收:《阴阳两界唯一团宠》求收藏啦~ 《拜托,只想干饭的北极熊超酷的!》 楚云霁穿成了一只北极熊。 外出觅食,意外撞上有人类队伍,楚云霁想,这应该是科考队,毫不犹豫的想转身就走,结果看见他们就地烧火架起锅。 穿成北极熊以后就没吃过熟食的楚云霁:“!!!” 等回过神, 已经站在了科考队面前。 看着神色紧张,暗自警惕的众人。 楚云霁想了想,举起爪子,友好的推了条鱼过去,嘿!一起干饭吗? ---2022
都市 连载 19万字
死遁后成了权臣父子白月光

死遁后成了权臣父子白月光

咎书
预收:《前夫他哥和前夫都重生了》求个收藏本文文案:纪明意穿成商户和瘦马之女,被许给陆纨做填房。 陆纨风姿俊秀,温润如玉,又是解元,无一不好。唯有一子陆承桀骜乖张,野性难驯。都以为纪明意嫁进陆家后,一对继母子势必水火不容,两人的画风却是这样—— “九郎,你这么大力做什么,把我手钏都捏坏了。” “别生气阿意,”向来不可一世的少年好脾气地笑笑,“我给你打个更好的。” “阿什么意,”纪明意瞪他,“我是你娘
都市 连载 16万字
共建和谐魔法世界[西幻]

共建和谐魔法世界[西幻]

木冬为柊
【段评开啦,没有任何限制,希望小宝贝们玩得开心w】清晨的卡诺村静谧安详,阳光透过缺了一角的玻璃窗照入室内,落在“茧状”的白色被子上。“喔哦哦——”“什!什么!”维尔利特猛地坐起,惊魂不定地看着身上厚重蓬松的棉被,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后,又捂着心口躺了下去。原来刚才是名为“大魔法使成长计划”的系统刚才在他耳边播放公鸡打鸣的音频,通知他该起床晨练了。哈……他没有做梦,他真的死而复生了。前世作为社畜为钱猝
都市 连载 11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