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庭春昼提示您:看后求收藏(黛墨书院yidingai.net),接着再看更方便。

保镖说夏南莳今天去比赛了,现在在家,江岳就直接去了顶层。他跟夏南莳不一样,出门带的东西少,一只行李箱自己就拎上来了,没有另外找人送。

行李箱放在玄关,他从饮水机接了一杯水,还没喝,手机就振动起来。

陌生号码,江岳没急着接,喝了两口水才接通。

“喂?是夏南莳同学吗?我们这边是教务处。”

江岳放下水杯:“他怎么了?”

“不是本人吗?”电话那头传来翻找资料的声音,“哎不好意思,打错号码了,是家长吗?”

家长?夏南莳这么填的他们关系?江岳没反驳,又问一遍:“他怎么了?”

“哎,我们这边是教务处,夏南莳同学之前有学分报错,现在已经全部录入核对完毕了,他的学分没有修满,有一门必修课没有过,初级信息素识别。”

信息素识别,听名字也不意外夏南莳没过,江岳单手解开外衣扣子,松了松领带,在卧室外小厅的沙发上坐下:“影响毕业吗?”

“那倒不会,信息素识别没有平时分,只要测试通过就能拿分,现在去考也完全来得及。”

这对别人来说确实不难,但夏南莳不一样,江岳解释:“他有信息素识别障碍,不能免考吗?”

“我们学校有很多同学是因为信息素问题来的,每年都有针对信息素的体检,看检测情况夏南莳的基本识别能力是合格的,不然体检报告会有反馈。”

这就是不能转圜的意思了。

身后有锁芯转动的声音传来,江岳回头循声望去,夏南莳穿着睡衣踩着拖鞋,睡眼朦胧地走出来。

电话那头,老师没听见他的声音,继续道:“他这个情况肯定不能不考,这门课就是帮他这样的孩子锻炼识别能力融入社会的呀。”

江岳改成扬声器模式,老师语重心长的劝慰声从手机里传出来:“有时候孩子其实能力没问题的,咱们做家长的要多鼓励。”

江·家长·岳忍着笑:“行,我知道了,辛苦您了,我会传达给他的。”

夏南莳刚睡醒,脑子还没转起来,听见声音也没捕捉到其中的含义,看见江岳在,下意识问:“你什么时候回来的?不是说明天?”

江岳坐在沙发上,长腿交叠,姿态闲适,伸手按灭了茶几上的手机才回过头看他:“没办法,再不回来要被请家长了。”

“什么家长?”江岳唯一血缘关系还算近的活着的长辈,快要被他送进去了。这个请家长,当然不是他的家长,夏南莳眼睛完全睁开,也想起来刚刚听到的声音,他没往自己这儿想,“你在外面有私生子了?”

江岳挑眉:“乖小宝,那叫声爸爸来听听。”

夏南莳脸歘一下红了,骂他不要脸。

江岳是在调侃他把自己填成家长,倒没想太多,夏南莳这个反应……

“小夏同学,你想什么了,脸那么红?”

“哪里红了,你是不是上班上多了老眼昏花。”夏南莳若无其事地走过去,脱掉拖鞋盘腿坐在他旁边,拿起江岳的手机看,因为不知道锁屏密码又放下,“刚刚是谁?什么请家长啊?”

学校里要填紧急联络人,两个号码,一个他填的夏明川,另一个就是江岳,但他想不出来自己有什么事需要被通知家长的。

“你学分没修满。”

“不可能,我都502分了。”

“你们老师说,初级信息素识别是必修课。”

“选课手册上没说啊,谁给你打的电话,辅导员吗?”

“不是,是教务处。”

江岳把通话记录调出来给他看,夏南莳其实已经信了,江岳不会在这种事情上骗他,但他还是回了个电话过去询问具体情况。

接电话的还是刚刚那个老师,夏南莳一报名字,还没说来意呢,那边就说:“哎呀真是不好意思,刚刚没有注意电话的备注信息,搞错身份了,是你家alpha接的吧?”

他们离得近,夏南莳不确定江岳有没有听见,看了他一眼:“嗯。”

“把他当成你家长了。”

夏南莳说没关系,对面又说了声抱歉才问他:“他跟你讲了吧,你是来问学分的事情吗?”

“对,初级信息素识别我以前考过两次没有通过,但它没有在选课表上,我另外报了高级园艺补学分。”

“初等中等毕业生不作相关要求,但是高等毕业生是必须要通过的。”老师很耐心,“选课表上没有这个课,是因为默认大家在高等教育阶段之前都通过了,你去看初级生理健康是不是也没在选课表上?”

“你这种情况比较少见,明年我们会把这些基础课程也加进选课表里。这个课没有平时分,可以直接考试,你在七月份之前完成补考就可以正常毕业,你看这样行吗?”

夏南莳能有什么办法,他觉得精打细算上了大半年课还考两次才通过高级园艺的自己像个冤大头。

但试还是要考。

都市言情推荐阅读 More+
慕朝游

慕朝游

黍宁
慕朝游第一次见到王道容的时候,她刚身穿到这个陌生的古代。鬼怪横行,命如飘烛。那时候的她绝对想不到,眼前这个温润淡漠,光风霁月的世家子,到底是个怎样偏执而恐怖的疯子。是她这一辈子竭尽全力也想要逃开的囚笼。*她叫慕朝游,朝游北海暮苍梧的朝游。自强不息穿越女女主X淡漠偏执贵公子微玄幻,很微很微,仅点缀接档预收1:《如何折辱清冷仙长》是女强取豪夺男。文案:褚子瑛是玉清观的剑阁首座,是整个东华界千年难得一出
都市 连载 21万字
穿书后因没手机郁郁而终

穿书后因没手机郁郁而终

总攻大人
湘湘穿书了。好痛苦。在高危的修仙世界里做凡人也就算了,还没有抽水马桶,最重要是没有手机!不仅如此,还得给男女主的虐恋情深添砖加瓦,干丧尽天良的坏事,不然就得死。湘湘捂着良心坚持了一阵子,男主北庭雪被她玷污,女主被她推下妖墓悬崖,各路男配女配都被她得罪的淋漓尽致。寂静深夜,湘湘双腿发软地从男主房里出来,实在受不了。她选择摆烂不再执行任务。然后就真的嘎了。湘湘:手机,我来找你了。恨死了她但还没机会报仇
都市 连载 12万字
夫君心有所属,但命短

夫君心有所属,但命短

秦皇
上辈子过劳猝死,穆婉这辈子的梦想就是吃喝玩乐,享受生活。到了必须嫁人的年纪,本想挑个规矩少,好躺平的人家。却被赐婚给了上京人人趋之若鹜的镇北侯谢珩。重生的继妹幸灾乐祸:“姐姐别得意,镇北侯心狠手辣,冷血嗜杀,过几年姐姐怕是得守寡。”穆婉立刻提炼出了重点:镇北侯命短,过几年她就是镇北侯府的主人!@满上京都知道镇北侯谢珩心里有人,穆婉一介皇商之女被选中成为他的正妻是因为和他的心上人十分相似。大家都觉得
都市 连载 13万字
把乙游玩成刑侦rpg

把乙游玩成刑侦rpg

辛九同
【预收:《穿进都市异能文后我绑定了RPG系统》、《乙游未响应,刑侦rpg启动!》求收藏!】 夏渔,一个平平无奇乙游玩家。 为了提高自己的情商,她入手了一个自由度极高的全息乙游。 不知道是否是一件幸运的事,她在初始职业选择时随机出了亿万分之一概率的刑警职业。 于是—— 路边遇到浑身是血的男人。他捂着伤口靠在雨巷的墙壁上,看到抄近道的女人,苍白俊美的脸上露出极淡的微笑。 夏渔和他对视的瞬间,她嗅到不寻
都市 连载 9万字
我爱你,我装的

我爱你,我装的

顾三跃
1.洛青冉看了一本书,对里面的黑化反派段斐印象深刻。段斐此人,注定是个被抛弃的命,以前就有多善良,后期就有多狠。在家庭遭遇变故后,费尽心机把他追到手的前男友也把他抛弃。 一觉醒来,洛青冉就穿成了段斐的......前男友,此时他刚当着所有同学们的面,狠狠扇了段斐一巴掌,接下来就该是无情地羞辱他、嘲笑他了。洛青冉:这一巴掌下去,我可能会死.jpg而站在他面前的人,容貌昳丽,眸色松动,眼中的光渐渐碎裂时
都市 连载 15万字
捡的小可爱是超危级

捡的小可爱是超危级

若鸯君
黑雨自天空降落,带来一场席卷全球的污染。有人因污染堕落,沦为怪物。有人因此蜕变,成为进化者。明闻,方舟基地最强进化者,曾是一次毁灭级灾难的生还者。那场吞没全市的灾难中,救援队从废墟里挖出浑身浴血的明闻,还有一团蜷缩于他指尖,用触手抱着他轻蹭的黑色团子。【E-01,人类目前发现的最弱污染物。完全无害,温顺且性情稳定。只有明闻不在身边时,会表现出强烈的暴戾、愤怒等极端情绪。备注:无危】记录员敲下档案。
都市 连载 10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