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城君提示您:看后求收藏(黛墨书院yidingai.net),接着再看更方便。

在小触手和平安等诡怪的眼里,吕向财用力拽住青年的动作和动粗没什么两样,当下就怒了。

小触手伸出还没彻底长出来的半截鼓包,诸多阴魂化作森冷阴郁的雾气。

它们同时钳制住吕向财的胳膊,向他发出威胁的咆哮。

——放手!

诡怪由怨恨不甘等诸多负面情绪而生,从来都不是什么善类。

它们残暴、极端、暴躁易怒、占有欲和领地意识极强。越是强大的诡怪越不能容忍被忤逆,特别是在情绪上头的时候。

吕向财双眼一红,皮肤接二连三浮现出青紫色的尸斑,反手朝阴魂们打过去:“给我滚开!”

“吕向财!”谢叙白忽然怒喝道,“想离开这里就给我停手!”

“离开”两字犹如缰绳套下,狠狠勒住吕向财的身体!

他的手僵在半空,震惊地看着谢叙白:“你怎么知道……”

——你怎么知道我死也想要离开这里?

谢叙白趁机把阴魂们和小触手全都捞过来,严严实实地护在自己的身后。

看着神情恍惚的男人,他冷静发问:“平安,就是我家狗子,之前一直被困在某个地方出不去,是不是就是你所说的循环?你也被困在盛天集团没法离开?”

没有任何拖泥带水,谢叙白快速且条理不紊地讲述起昨天发生的经历。

只是在听到诸如“副本”和“玩家”的字样时,聚精会神的吕向财会下意识露出一抹茫然的神色。

谢叙白眉宇微蹙,正思考用什么隐喻来避开那股干扰吕向财认知的力量。

后者却深吸一口气,沉声道:“不用说了,那些应该不是我能认知的知识。”

以往他都用这话来告诫谢叙白好奇心不能太重,没想到现在风水轮流转,用在了自己身上。

可说出这话不代表吕向财选择释然。

只见他的嘴角疯狂上扬,双目猩红,死死地盯住青年。

专注、偏执、狂喜。

一张脸像打翻了颜料瓶一样五彩斑斓,诸多情绪压都压不住,比刚才更加魔障!

吕向财心想,他的【级别】远高于谢叙白,后者却能认知到连他都无法触及的禁忌知识,这说明什么?说明谢叙白就是一个可以打破常规的变数!

既然这样的话,那他——

“吼!”

在他们的身后,狗子平安从灌木丛中飞跃而出,獠牙外露,吼声带颤。

不是害怕,而是忽然察觉到吕向财对谢叙白的觊觎,已然濒临暴怒发狂的边缘。

诚然,狗子能感觉到盛天集团大厦里有一位极为强大的存在,随手就能捏死自己。

但要是吕向财敢对谢叙白出手,它就是拼着魂飞魄散,也要咬下对方的一块肉!

小触手也是一样,现在的它,非常、非常的不高兴。

漆黑身躯化为狰狞扭曲的阴影,眨眼扩散到整个门廊和广场花坛,森寒可怖的气息径直爆发!

盛天集团门口闹出的“动静”实在太大了,直接影响到这附近的所有“人”。

5到15层的组长抱着脑袋瑟瑟发抖,16层到22层的主任主管手一哆嗦,名贵酒水撒了一地。

23层到27层的高级经理马不停蹄地远离落地窗前,27到30层的总监打消看热闹的心,闭上眼睛原地装死。

还有31层的董事会,正吵得面红耳赤,有几个刚撸起袖子准备肉搏。

结果底下剑拔弩张的气息一传开,圆桌前的人全部僵住,沸沸扬扬的争吵声瞬间压低了三分。

就连位于最顶层的那位,也漫不经心地朝下面睨来一眼。

注意到那“视线”时,宛如一盆冰水兜头淋下,吕向财满脑子走火入魔的想法瞬间惊散。

他汗流浃背地挡在谢叙白的身前,释放大量气息遮住宴朔的“视线”,干笑道:“没事宴总!我们在讨论工作交接的问题,有几个职员的手脚不干净,实在让人气愤,哈哈哈……”

作为当事人的谢叙白,没有诡怪的感知力,但他会观察。

顺着吕向财脑袋仰起的幅度,他看向大厦的最高处。

盛天集团的各个楼层似乎有意做高,其他大楼的单一楼层,每层只有3米左右,它却可以高到4米乃至于5米。

因此整栋大厦看起来遮天蔽日,高不可攀。

谢叙白凝视着大厦顶层,一股强烈的、被注视着的感觉油然而生。

念白响起,证实他的怀疑。

【祂在看我。】

吕向财的说辞,宴朔不知道是信了还是没信。

几百个呼吸后,令人毛骨悚然的视线终于撤去。

吕向财浑身汗湿得像是从湖里捞出来的一样,胆战心惊地看向谢叙白。后怕与执念交织难分,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直至一道突如其来的轿车喇叭声,打破了两人之间尴尬且沉寂的氛围。

“嘀—

都市言情推荐阅读 More+
过分痴缠

过分痴缠

林希之
*先婚后爱|狗血墙纸爱|追妻火葬场*改了个文名,原名《明知故陷》,不要认错了哦~【文案一】对于执拗的人来说,往往不撞南墙不回头,对于爱情中的单恋者更是如此,像是在等待那个可以放弃的节点——那晚,衣香鬓影的宴会上,裴时礼站在她对面维护另一个女人时,沈思柠意识到,她无人知晓的十年暗恋,是时候结束了。【文案二】结婚三年,沈思柠还是没能让裴时礼爱上她,少女时期满腔的期待也被婚后生活磨砺的消失殆尽。她决定放
都市 连载 25万字
兽人永不为奴!

兽人永不为奴!

启夫微安
文案1:宁安一睁眼,发现自己穿成了大草原一只母狮子。刚成年,还不会捕猎,不敢吃生肉的那种。战战兢兢在草原上裸奔三天后,她饿得头晕眼花。宁安决定放弃底线,珍爱生命。她撅着屁股,蹲在草丛里盯着不远处一窝羚羊,决定跟它们决一死战。刚准备冲刺,屁股被不明生物舔了一下。啊啊啊啊啊啊啊……妈妈啊……不明生物*黑豹睁着那双冷血无情的兽瞳死死盯着她,优雅又威慑地绕着她走了好几圈,企图叼她的后颈脖——她明白它的意思
都市 连载 23万字
慕朝游

慕朝游

黍宁
慕朝游第一次见到王道容的时候,她刚身穿到这个陌生的古代。鬼怪横行,命如飘烛。那时候的她绝对想不到,眼前这个温润淡漠,光风霁月的世家子,到底是个怎样偏执而恐怖的疯子。是她这一辈子竭尽全力也想要逃开的囚笼。*她叫慕朝游,朝游北海暮苍梧的朝游。自强不息穿越女女主X淡漠偏执贵公子微玄幻,很微很微,仅点缀接档预收1:《如何折辱清冷仙长》是女强取豪夺男。文案:褚子瑛是玉清观的剑阁首座,是整个东华界千年难得一出
都市 连载 21万字
剑出西门

剑出西门

我要成仙
林苡胎穿成了青山派第六代弟子,门派历来避世,还没有乱七八糟的恩怨情仇。面对这个梦中情胎,她表示十分满意,唯一的不足之处就是门派有个奇怪门规,凡青山派弟子未满十八不许下山。就在她十八岁那年,闭关多年的掌门突然交给她一个任务。那就是成为武林盟主,拿到青阴剑。林苡:“???”传闻谁拿到青阴剑谁就是武林中的天下第一。事实证明不需要那把剑,她照样可以成为天下第一。本文又名#穿越后我当上了武林盟主#阅读指南:
都市 连载 12万字
分手前,男友从无限流回来了

分手前,男友从无限流回来了

天灵根
分手前,男朋友从无限流世界回来了。—盛明盏是个美人,除了美貌,身无长物。他出现在下三区,为了生活,勾搭上一个可以保护他的男朋友。男朋友长得帅,能打能跳身体棒。最重要的是,他真的很喜欢他。后来,这个男朋友失踪了。盛明盏找了个新的预备对象。在搬家前,他“言辞诚恳”地写了一封分手信。然后,在拉着行李打开家门时,他撞上失踪三个月回来的男朋友。男朋友站在门口,没什么变化,就连望向盛明盏的目光里,依旧如初。他
都市 连载 18万字
被渣的老实人是万人迷[快穿]

被渣的老实人是万人迷[快穿]

甜百亿
有这样一种角色,他们性格软弱,单纯善良,他们横在主角攻受中间,成为主角攻受play中的一环,他们被俗称为老实人。 有一天资深宅男苏然被绑定了这个老实人系统,他从中嗅到了一丝不同寻常的味道。 1.贤惠妻子(假结婚没有证哈,哥哥弟弟也不存在任何血缘) 丈夫深爱的是名义上的弟弟,将人带到家中直接住进了妻子隔壁…… 妻子“眼盲心盲”任劳任怨,丈夫朋友都看不下去将事情点破,但他仍不相信痴心一片。 在苏然眼中
都市 连载 11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