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哲提示您:看后求收藏(黛墨书院yidingai.net),接着再看更方便。

赵芳芳做饭的手艺还是不错的,她列好了菜单之后,员工餐就按着菜单上的菜,每天做几个,大家一块儿尝尝,提提意见。今天中午的主菜是糖醋里脊和松鼠鱼,还有炸茄盒和木须肉,菜系是东一榔头西一棒子的,但味道都还可以。单羽没什么意见,他吃什么都挺香,不挑。

“里脊酸了点儿吧?”老四说。

“不酸吧,我觉得还偏甜了呢。”胡畔说,“炸茄盒好吃。”

“炸茄盒是好吃。”老四点头。

“鱼也好吃。”三饼说。

几个人除了酸甜有点儿争执,别的菜都没意见。

别问我,我空口吃白糖空口喝醋都不会觉得有什么问....他看了陈涧一眼:“店长觉得怎么样?””“单老板你觉得呢?”赵芳芳问。

“每个人口味不一样,也定不出个标准

陈涧说,“要不有客人点这道菜的时候问一嘴吧,是喜欢偏甜些还是偏酸些?”

为了避免一会儿再有什么菜要征询老板的意见,他起身离开了餐厅,准备回楼上去把那碗中药喝了。“挺好。”单羽说。

电梯门刚要关上的时候,胡畔跟着跑了过来,探了半个脑袋进来。

“干嘛?”单羽赶紧伸手按了一下开门键,“测灵敏度用手就可以了别用脑袋。”

“老板,刚店长给我预支了工资了,”胡畔笑了笑,

“谢谢。

"不客气。”单羽说。

“你是个好人,”胡畔说,“我会好好干的。”

“嗯,”单羽点了点头,

“有困难跟店长说,

“没困难了!”胡畔笑着转身跑开了。

电梯门关上,单羽轻轻叹了口气,靠着轿厢,愣了一会儿才伸出拐杖在控制面板上点了一下四楼。

胡畔和陈二虎他们让他想起很多人,虽然并不完全相同,但总有那么几个瞬间会把他拉回从前的日子里。能拉一把是一把。

有人就差这一把

明知道往前一步可能就会不一样,但这一步就是很难,

就像明知道喝了这碗药就有可能改善睡眠,但光是闻到味儿他就张不开嘴,需要有人拉他一把,撬开他的嘴灌进....第三次把碗举到嘴边的时候,他终于下了决心,抿了一口。

苦中带着馊树皮的味道直冲脑门儿

“去你大舅的。”他端着碗就往洗手间走。

但站在洗手池边,他还是没倒掉这碗药,毕竟陈店长一

活民宿修整工作一边煎药,折腾了一个多小时才把这药煎好的。

他吸了一口气憋住。

扬头把这一碗中药一气儿灌了下去。

然后对着洗手池干呕了两声。

他回到办公桌旁边拿起对讲机:

“店长去老镇做招牌啦!”赵芳芳的声音从对讲机里传了出来,“我帮你拿上去吧。”

“陈店长,拿瓶可乐给我。

“不用不用,”单羽赶紧说,赵芳芳这会儿应该是在收拾,“不用,赵姐你忙你的。”

喝了几口白水之后,嘴里的味儿也淡点儿了,就是喝得太急,打了两个嗝,苦味顶在嗓子眼儿下不去了。好在两分钟之后胡畔拿着一罐冰可乐上来了。

这个小姑娘很机灵,也用心

在某些地方跟陈涧有些像,但性格比陈涧要张扬得多,她的自我保护是带着刺的,而陈涧更多时候是沉默,哪怕看得穿他在想什么,也很难听得到他说什么。单羽啧了一声,拿出手机,拨了陈涧的号码

“喂?”陈涧的声音裹在风里。

“开车接电话啊?”单羽说。

陈涧那边的风声消失了:“停下了,什么事?”

“带两个披萨回来吧,不带水果的都行,晚上吃。

”单羽说。

我给你端个牛排回去吧!

“晚上赵姐不是做饭吗?”陈涧问。

“留着宵夜,有烤箱可以热热吃,”单羽说,“晚上要熬夜等陈老板消息呢。

陈涧有些无语:“不知道有没有,

一会儿我从做招牌那儿出来去看看。

“谢谢。”单羽说。

“......客气。”陈涧挂掉了电话。

披萨有没有他还真不知道,他没吃过,也没想过要吃这玩意儿。

问了做招牌的那个店里的人才知道,老镇上还真有。

一个咖啡馆,卖意面和披萨,但是看上去生意很惨淡,让陈涧有些担心大隐咖啡厅的前景。

不过他还是进去买了两个披萨,顺便打听了一下店里的咖啡机是什么牌子,在哪儿买的,以防老板突然要省钱,他甚至还问了一下人家知不知道哪儿能买到二手的...拎着两个披萨回到民宿的时候,最兴奋的人是胡畔。

“我会做披萨,还有蛋挞!”她在披萨盒子上敲着,

“我以前在烘焙店打工的时候学的,我

都市言情推荐阅读 More+
过分痴缠

过分痴缠

林希之
*先婚后爱|狗血墙纸爱|追妻火葬场*改了个文名,原名《明知故陷》,不要认错了哦~【文案一】对于执拗的人来说,往往不撞南墙不回头,对于爱情中的单恋者更是如此,像是在等待那个可以放弃的节点——那晚,衣香鬓影的宴会上,裴时礼站在她对面维护另一个女人时,沈思柠意识到,她无人知晓的十年暗恋,是时候结束了。【文案二】结婚三年,沈思柠还是没能让裴时礼爱上她,少女时期满腔的期待也被婚后生活磨砺的消失殆尽。她决定放
都市 连载 25万字
兽人永不为奴!

兽人永不为奴!

启夫微安
文案1:宁安一睁眼,发现自己穿成了大草原一只母狮子。刚成年,还不会捕猎,不敢吃生肉的那种。战战兢兢在草原上裸奔三天后,她饿得头晕眼花。宁安决定放弃底线,珍爱生命。她撅着屁股,蹲在草丛里盯着不远处一窝羚羊,决定跟它们决一死战。刚准备冲刺,屁股被不明生物舔了一下。啊啊啊啊啊啊啊……妈妈啊……不明生物*黑豹睁着那双冷血无情的兽瞳死死盯着她,优雅又威慑地绕着她走了好几圈,企图叼她的后颈脖——她明白它的意思
都市 连载 23万字
慕朝游

慕朝游

黍宁
慕朝游第一次见到王道容的时候,她刚身穿到这个陌生的古代。鬼怪横行,命如飘烛。那时候的她绝对想不到,眼前这个温润淡漠,光风霁月的世家子,到底是个怎样偏执而恐怖的疯子。是她这一辈子竭尽全力也想要逃开的囚笼。*她叫慕朝游,朝游北海暮苍梧的朝游。自强不息穿越女女主X淡漠偏执贵公子微玄幻,很微很微,仅点缀接档预收1:《如何折辱清冷仙长》是女强取豪夺男。文案:褚子瑛是玉清观的剑阁首座,是整个东华界千年难得一出
都市 连载 21万字
剑出西门

剑出西门

我要成仙
林苡胎穿成了青山派第六代弟子,门派历来避世,还没有乱七八糟的恩怨情仇。面对这个梦中情胎,她表示十分满意,唯一的不足之处就是门派有个奇怪门规,凡青山派弟子未满十八不许下山。就在她十八岁那年,闭关多年的掌门突然交给她一个任务。那就是成为武林盟主,拿到青阴剑。林苡:“???”传闻谁拿到青阴剑谁就是武林中的天下第一。事实证明不需要那把剑,她照样可以成为天下第一。本文又名#穿越后我当上了武林盟主#阅读指南:
都市 连载 12万字
分手前,男友从无限流回来了

分手前,男友从无限流回来了

天灵根
分手前,男朋友从无限流世界回来了。—盛明盏是个美人,除了美貌,身无长物。他出现在下三区,为了生活,勾搭上一个可以保护他的男朋友。男朋友长得帅,能打能跳身体棒。最重要的是,他真的很喜欢他。后来,这个男朋友失踪了。盛明盏找了个新的预备对象。在搬家前,他“言辞诚恳”地写了一封分手信。然后,在拉着行李打开家门时,他撞上失踪三个月回来的男朋友。男朋友站在门口,没什么变化,就连望向盛明盏的目光里,依旧如初。他
都市 连载 18万字
被渣的老实人是万人迷[快穿]

被渣的老实人是万人迷[快穿]

甜百亿
有这样一种角色,他们性格软弱,单纯善良,他们横在主角攻受中间,成为主角攻受play中的一环,他们被俗称为老实人。 有一天资深宅男苏然被绑定了这个老实人系统,他从中嗅到了一丝不同寻常的味道。 1.贤惠妻子(假结婚没有证哈,哥哥弟弟也不存在任何血缘) 丈夫深爱的是名义上的弟弟,将人带到家中直接住进了妻子隔壁…… 妻子“眼盲心盲”任劳任怨,丈夫朋友都看不下去将事情点破,但他仍不相信痴心一片。 在苏然眼中
都市 连载 11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