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说午后提示您:看后求收藏(黛墨书院yidingai.net),接着再看更方便。

谢祯一时只觉不寒而栗,仿佛他不是坐在养心殿中,而是坐在一个危机四

伏的荒岭迷窟中,时刻都会将他吞噬。

他不信自己身边连个可信之人都没有。

谢祯开口问道:“只一日工夫,案情当真已然清晰明了?”

赵元吉行礼道:“回禀陛下,诚如陛下所言,诏狱行刑,皆会记录在案,且行刑的人就那么几个,排查起来很快。”谢祯闻言,眉眼微垂,不禁思量。

此番三人被他亲自提审,而他们只招出两位从五品提举。

仅仅只是两个提举,如何叫他们敢送去如此大笔的银两?明显在他面前招出的东西不尽不实,他命锦衣卫用刑再审,可结果竟是三人皆亡。若当真是傅清辉,他在北镇抚司供职多年,很清楚诏狱用刑的流程。三人皆因杖刑过重,内脏破裂而亡,但凡不是个傻子,一看便知三人死因有恙。诚如赵元吉所言,很快便能清查出来。傅清辉在他身边办事一向极为严谨,从不遗漏任何细节。这样的傅清辉,即便想杀人灭口,难道真的会办出如比蠢笨的事来?这不是摆明了告诉所有人,人是他杀的吗?

谢祯缓缓从龙椅上起身,单手扶着腰间革带,在椅子前缓缓踱步。

不管到底是不是傅清辉所为,这三人骤然死去,便证明北镇抚司确实出了问题。

如今共有锦衣卫十五万人,职权各有不同。或做朝会仪仗,或做随行侍卫,亦有捕盗、刑名、护卫漕运、军后等职权。锦衣卫便是他作为皇帝,手里最后的底牌,最贴身的禁卫军。

而其中锦衣卫北镇抚司,则是皇帝最为信任和依赖的情报机构。

若北镇抚司出现问题,那便证明,如今这十五万锦衣卫,怕是也有些不大合格。他御极不久,并未腾出手来留意锦衣卫,正好借傅清辉一案,摸摸锦衣卫的底。否则,如今朝堂这般局面,再有一个漏洞百出的北镇抚司,他怕是会举步维艰,再次叫皇权沦为百官手中的利刃。谢祯静思片刻,心间有了主意。

他重新在龙椅上坐下,对赵元吉道:“将傅清辉押至养心殿。”

“是!”赵元吉行礼应下,即刻下去提人。

谢祯看着赵元吉走出殿中,转头看向一旁的恩禄,唤道:“恩禄。”

恩禄忙转身面朝谢祯,行礼道:

"臣在。"

谢祯道:“等下,你也好好听着,莫走神。”

恩禄闻言一惊,再复面露诧异。

这一刻,恩禄看着谢祯,他忽地感觉,仿佛不认识陛下了。先是叫他去学司礼监秉笔太监的差事,今日又是叫他好好听着审人。陛下不是最厌恶宦官干政吗?眼下到底要做什恩禄如今也不敢擅自揣摩君心,只行礼道:“臣领旨。”

谢祯冲他点点头,收回了目光。

约莫一炷香的工夫,赵元吉便带着北镇抚司的三名锦衣卫,将傅清辉押至养心殿中

傅清辉显然已知晓发生何事,进殿行礼后,跪地未起。

谢祯的目光落在傅清辉的面上。他虽双膝跪地,但腰背挺直,正直直地望着他,那双眼,仿佛在对他说,相信他。谢祯暂且未做表态,只问道:“胡坤、周怡平、邵含仲皆死于杖刑之下内脏破裂而亡。听说昨夜行杖刑的人,是你。傅清辉神色间有些焦虑,他蹙眉低头,道:“是。”

谢祯又问:“你有什么要说的吗?”

傅清辉忙抬头抱拳,陈情道:

“回禀陛下。昨夜是臣行的杖刑不假,但臣在北镇抚司供职多年,完全知道该如何拿捏行刑时的轻重,怎会叫三人死于杖刑之下?”谢祯闻言,道:“言下之意,你不承认是你杀了邵含仲三人?”

傅清辉忙道:“陛下!臣敢以九族担保,臣绝对未做任何蓄意灭口之事!”

谢祯又问:“你可能证明此事与你无关?”

“....”傅清辉闻言语塞。

他怔怔地看着谢祯,双唇颤了又颤,就是没能说出一个字来。

他确实无力证明自己的清白。

诏狱的记录中,确实是他施的杖刑。经件作检验,三人也确实死于杖刑之下。桩桩件件的证据都指向他,他要如何为自己辩解?如此确凿又指向清晰的证据,傅清辉实在无法为自己辩白,他只得再次行礼陈情道:“陛下,臣绝对未与任何人勾结灭口,还请陛下,再细查此案。谢祯静静地看着傅清辉,随后开口道:“诏狱本就是刑讯之所,又如何再行细查?傅清辉,你当真令朕失望。”“陛下....”傅清辉看着谢祯,双唇紧抿,再难言语。

谢祯抬手提一下衣摆,接着道:“锦衣卫镇抚使傅清辉,渎职失责,悖逆不轨。但朕念在其有功在身,不予重责。着,去飞鱼服,收绣春刀,贬为锦衣卫从七品小旗,自今日起,看守城门。”傅清辉闻言抿唇,随后行礼道

:“臣,领旨,谢恩。”

谢祯转头对赵元吉道:“带他下去,传沈长宇上殿。”

赵元吉领旨,同三位锦衣卫一道,带着傅清辉离开了养心

都市言情推荐阅读 More+
慕朝游

慕朝游

黍宁
慕朝游第一次见到王道容的时候,她刚身穿到这个陌生的古代。鬼怪横行,命如飘烛。那时候的她绝对想不到,眼前这个温润淡漠,光风霁月的世家子,到底是个怎样偏执而恐怖的疯子。是她这一辈子竭尽全力也想要逃开的囚笼。*她叫慕朝游,朝游北海暮苍梧的朝游。自强不息穿越女女主X淡漠偏执贵公子微玄幻,很微很微,仅点缀接档预收1:《如何折辱清冷仙长》是女强取豪夺男。文案:褚子瑛是玉清观的剑阁首座,是整个东华界千年难得一出
都市 连载 21万字
穿书后因没手机郁郁而终

穿书后因没手机郁郁而终

总攻大人
湘湘穿书了。好痛苦。在高危的修仙世界里做凡人也就算了,还没有抽水马桶,最重要是没有手机!不仅如此,还得给男女主的虐恋情深添砖加瓦,干丧尽天良的坏事,不然就得死。湘湘捂着良心坚持了一阵子,男主北庭雪被她玷污,女主被她推下妖墓悬崖,各路男配女配都被她得罪的淋漓尽致。寂静深夜,湘湘双腿发软地从男主房里出来,实在受不了。她选择摆烂不再执行任务。然后就真的嘎了。湘湘:手机,我来找你了。恨死了她但还没机会报仇
都市 连载 12万字
夫君心有所属,但命短

夫君心有所属,但命短

秦皇
上辈子过劳猝死,穆婉这辈子的梦想就是吃喝玩乐,享受生活。到了必须嫁人的年纪,本想挑个规矩少,好躺平的人家。却被赐婚给了上京人人趋之若鹜的镇北侯谢珩。重生的继妹幸灾乐祸:“姐姐别得意,镇北侯心狠手辣,冷血嗜杀,过几年姐姐怕是得守寡。”穆婉立刻提炼出了重点:镇北侯命短,过几年她就是镇北侯府的主人!@满上京都知道镇北侯谢珩心里有人,穆婉一介皇商之女被选中成为他的正妻是因为和他的心上人十分相似。大家都觉得
都市 连载 13万字
把乙游玩成刑侦rpg

把乙游玩成刑侦rpg

辛九同
【预收:《穿进都市异能文后我绑定了RPG系统》、《乙游未响应,刑侦rpg启动!》求收藏!】 夏渔,一个平平无奇乙游玩家。 为了提高自己的情商,她入手了一个自由度极高的全息乙游。 不知道是否是一件幸运的事,她在初始职业选择时随机出了亿万分之一概率的刑警职业。 于是—— 路边遇到浑身是血的男人。他捂着伤口靠在雨巷的墙壁上,看到抄近道的女人,苍白俊美的脸上露出极淡的微笑。 夏渔和他对视的瞬间,她嗅到不寻
都市 连载 9万字
我爱你,我装的

我爱你,我装的

顾三跃
1.洛青冉看了一本书,对里面的黑化反派段斐印象深刻。段斐此人,注定是个被抛弃的命,以前就有多善良,后期就有多狠。在家庭遭遇变故后,费尽心机把他追到手的前男友也把他抛弃。 一觉醒来,洛青冉就穿成了段斐的......前男友,此时他刚当着所有同学们的面,狠狠扇了段斐一巴掌,接下来就该是无情地羞辱他、嘲笑他了。洛青冉:这一巴掌下去,我可能会死.jpg而站在他面前的人,容貌昳丽,眸色松动,眼中的光渐渐碎裂时
都市 连载 15万字
捡的小可爱是超危级

捡的小可爱是超危级

若鸯君
黑雨自天空降落,带来一场席卷全球的污染。有人因污染堕落,沦为怪物。有人因此蜕变,成为进化者。明闻,方舟基地最强进化者,曾是一次毁灭级灾难的生还者。那场吞没全市的灾难中,救援队从废墟里挖出浑身浴血的明闻,还有一团蜷缩于他指尖,用触手抱着他轻蹭的黑色团子。【E-01,人类目前发现的最弱污染物。完全无害,温顺且性情稳定。只有明闻不在身边时,会表现出强烈的暴戾、愤怒等极端情绪。备注:无危】记录员敲下档案。
都市 连载 10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