雾十提示您:看后求收藏(黛墨书院yidingai.net),接着再看更方便。

“小学能参观吗?”裴不应举手,提出疑问。

裴大少真的很不想当这个破坏气氛的人,但不要说这种全国重点的小学了,哪怕平常的普通小学,也不是谁想进去看看就能进去看看的吧?还是说其实王府小学是他家开的?只是他不知道?

“王府小学当然不能,不过顾秉故居可以。”李誉已经执行力极强地打开了手机,在各大app搜索起了参观攻略,生怕自己被这趟周日寓教于乐的亲子游落下,最后还真的搜到了海量靠谱的解释。王府小学的前身是靖王府,而靖王府的前身则是大启一代权臣首辅顾秉的私宅。

顾秉,便是顾非臣上辈子的名字。姓顾名秉,字非臣。

在一个皇帝集权、人人以能成为天子朝臣的目标奋斗终生的封建时代,有人敢给自己的字起为“非臣”,说实话还挺嚣张的。而能顶着这样的字,还做到位极人臣、大权在握,只能说这就是顾非臣的本事了。

顾非臣死后,他的私宅却没被保留,几经演变,最终成为了大家更熟悉的靖王府,也足可以看出那个被顾首辅玩弄于鼓掌之中的皇帝有多恨他。靖王在顾府住的也是战战兢兢,为免皇帝再想起来这茬迁怒于他,在扩建修喜王府时,索性就只是在原址上装了个样子,把生活的主要区域都扩建在了隔壁也因此,在新C国成立后,新扩出来占据了几乎一条胡同的右半边王府,就变成了王府小学,而保留相对完整的左半边,则改成了顾秉故居,供游客参观。虽然在政通年间,顾首辅是个顶顶有名的大奸臣,但在新C国,他还挺受欢迎的。连裴大少这个文化洼地都能念叨上两句顾大人的事迹,什么政通改革,摇光城之战,大启的中兴之.....裴不应说了没两句,就发现全家都在用一种诧异的目光看着他,包括顾临临。小朋友虽然不懂为什么,却非常喜欢凑热闹。但这种被齐刷刷看着的眼神,实在是看的裴不应有点心里发毛:“你们干嘛啊?这么看着我?”“当然是在惊讶你竟不是一个纯粹的文盲。”李哥说话依旧拽的欠揍。

“我也是会看电视剧的好吗?”裴不应着急解释,暴露了真相。他会知道顾秉,主要就是因为前几年有一部讲顾秉的大启历史剧火了,是近几年国内难得的现象级爆剧,还被海外的数家流媒体买走了版权,收获了外网的一致好评。裴不应熬夜在视频网站上追过连载,至今吃饭找不到能就着看的东西时

还要时不时把这部剧翻出来下饭。

李大少点点头:“哦。”总算合理了。

裴大少气得想打人。

总之,由于顾首辅在网上的爆火,以及他连中六元的传奇学霸经历,让他的故居在这几

的香火莫名鼎盛,连参观都要提前在网上预约。

节假日甚至有可能还需要抢号。

“哇,那我们命很好诶,现在约的话,周日上午还有票。”裴不应已经点开了小程序,一惊一乍的表示,“卧槽,下午的没了。你们要是都感兴趣,那咱们赶紧约一下?”李strong立刻便下意识地反驳:“我对人挤人没兴趣。”

顾非臣却点了点头:“嗯,我把我和临临的身份证号发给你,你一起预约吧。”

叮叮叮,裴不应收到了三条信息,一条来自他哥,一条来自他哥的红包,还有一条....来自全身上下嘴最硬的李大少,他表示,就、就也不是不能去。***

万众期待的周日转眼就到啦。

早上九点,锻炼完身体、顺便还见缝插针处理了不少与霍氏合作文件的顾总一一

霍南景之前找他竟然真的是为了正儿八经地谈合作,顾非臣对此还挺惊讶的一一按时叫醒了还在睡梦中的儿子。小朋友软乎乎的一团,睡眼懵懂,呆头呆脑,脸上还残留着刚刚睡醒时压出来的红褶。盯着爸爸看了好一会儿,大脑才缓缓开机,用含糊不清的声音不确定地喊了一句:“爸爸?”是的,是爸爸。

今天叫醒小朋友的不是小周哥哥,也不是王妈、张妈或者其他阿姨。由于在计划里,他们差不多要出门一整天,顾非臣索性就给周末轮班的家政人员都放了个假,由他来照顾儿子。顾总猜到了这并不轻松,只是没想到会卡在第一步一一叫孩子起床。

顾爸爸是个起床十分利索的人,设置了几点的闹钟就会几点准时清醒,根本不明白什么叫起床困难户。直至小猫咪今天给他活灵活现的演示了一遍。爸爸前脚在叫醒了他之后去拉窗帘,他后脚就能穿睡衣穿到一半地直挺挺再次倒回床上像云朵一样柔软的高床软枕之上,小朋友舒展开了手脚,摆出一个“大”字,当场就准备再睡他个一塌糊涂。“...”顾总只能折而又返,强行给儿子二次“开机”。

小猫咪也没抵抗,要拉着坐起来就坐起来,要穿衣就穿衣,但那双往日里灵动的大眼睛,如今依旧坚持着半睁不睁,在爸爸给他穿好衣服后,就理直气壮地张开了双臂。醒是可以醒的,但一步也别想他自己走到盥洗室。他们巨懒小胖子是这样没错的。

父子俩一个站在床边,一个坐在床上,大眼瞪小眼,进行着无声地拉扯。最终,小

都市言情推荐阅读 More+
过分痴缠

过分痴缠

林希之
*先婚后爱|狗血墙纸爱|追妻火葬场*改了个文名,原名《明知故陷》,不要认错了哦~【文案一】对于执拗的人来说,往往不撞南墙不回头,对于爱情中的单恋者更是如此,像是在等待那个可以放弃的节点——那晚,衣香鬓影的宴会上,裴时礼站在她对面维护另一个女人时,沈思柠意识到,她无人知晓的十年暗恋,是时候结束了。【文案二】结婚三年,沈思柠还是没能让裴时礼爱上她,少女时期满腔的期待也被婚后生活磨砺的消失殆尽。她决定放
都市 连载 25万字
兽人永不为奴!

兽人永不为奴!

启夫微安
文案1:宁安一睁眼,发现自己穿成了大草原一只母狮子。刚成年,还不会捕猎,不敢吃生肉的那种。战战兢兢在草原上裸奔三天后,她饿得头晕眼花。宁安决定放弃底线,珍爱生命。她撅着屁股,蹲在草丛里盯着不远处一窝羚羊,决定跟它们决一死战。刚准备冲刺,屁股被不明生物舔了一下。啊啊啊啊啊啊啊……妈妈啊……不明生物*黑豹睁着那双冷血无情的兽瞳死死盯着她,优雅又威慑地绕着她走了好几圈,企图叼她的后颈脖——她明白它的意思
都市 连载 23万字
慕朝游

慕朝游

黍宁
慕朝游第一次见到王道容的时候,她刚身穿到这个陌生的古代。鬼怪横行,命如飘烛。那时候的她绝对想不到,眼前这个温润淡漠,光风霁月的世家子,到底是个怎样偏执而恐怖的疯子。是她这一辈子竭尽全力也想要逃开的囚笼。*她叫慕朝游,朝游北海暮苍梧的朝游。自强不息穿越女女主X淡漠偏执贵公子微玄幻,很微很微,仅点缀接档预收1:《如何折辱清冷仙长》是女强取豪夺男。文案:褚子瑛是玉清观的剑阁首座,是整个东华界千年难得一出
都市 连载 21万字
剑出西门

剑出西门

我要成仙
林苡胎穿成了青山派第六代弟子,门派历来避世,还没有乱七八糟的恩怨情仇。面对这个梦中情胎,她表示十分满意,唯一的不足之处就是门派有个奇怪门规,凡青山派弟子未满十八不许下山。就在她十八岁那年,闭关多年的掌门突然交给她一个任务。那就是成为武林盟主,拿到青阴剑。林苡:“???”传闻谁拿到青阴剑谁就是武林中的天下第一。事实证明不需要那把剑,她照样可以成为天下第一。本文又名#穿越后我当上了武林盟主#阅读指南:
都市 连载 12万字
分手前,男友从无限流回来了

分手前,男友从无限流回来了

天灵根
分手前,男朋友从无限流世界回来了。—盛明盏是个美人,除了美貌,身无长物。他出现在下三区,为了生活,勾搭上一个可以保护他的男朋友。男朋友长得帅,能打能跳身体棒。最重要的是,他真的很喜欢他。后来,这个男朋友失踪了。盛明盏找了个新的预备对象。在搬家前,他“言辞诚恳”地写了一封分手信。然后,在拉着行李打开家门时,他撞上失踪三个月回来的男朋友。男朋友站在门口,没什么变化,就连望向盛明盏的目光里,依旧如初。他
都市 连载 18万字
被渣的老实人是万人迷[快穿]

被渣的老实人是万人迷[快穿]

甜百亿
有这样一种角色,他们性格软弱,单纯善良,他们横在主角攻受中间,成为主角攻受play中的一环,他们被俗称为老实人。 有一天资深宅男苏然被绑定了这个老实人系统,他从中嗅到了一丝不同寻常的味道。 1.贤惠妻子(假结婚没有证哈,哥哥弟弟也不存在任何血缘) 丈夫深爱的是名义上的弟弟,将人带到家中直接住进了妻子隔壁…… 妻子“眼盲心盲”任劳任怨,丈夫朋友都看不下去将事情点破,但他仍不相信痴心一片。 在苏然眼中
都市 连载 11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