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冬为柊提示您:看后求收藏(黛墨书院yidingai.net),接着再看更方便。

入学考核前夕。

今天是个大晴天,昆迈趴在窗边晒着太阳,修卡整理着明天要带去考场的身份证明等物,维尔利特则是在房间里做着俯卧撑。前两天阴雨,他都没法在清晨出去跑步锻炼,只能在房间里做些简单且不需要什么空间的运动替代。昆迈看着外面的街道,突然撑起身朝维尔利特喊道:“维尔利特,那个贵族家的又来找你了。”

“他的名字是席尔方斯,不要总是叫他贵族家的。”维尔利特稳稳地做完最后一组俯卧撑,直起身来做了几个舒展动作,随后从床上捞起自己的外套穿上。“哎,这才几天啊,我们的小维尔利特就变了心。”昆迈一手遮着脸,抹了把不存在的伤心泪。

“胡说八道,”维尔利特笑骂了一声,“别忘了午餐前去波莉阿姨那里削土豆。”

“知道啦,修卡呢,他呢!”自己要做工,小伙伴也别想舒舒服服。

维尔利特蹲在房门口换鞋,抽空答道:“修卡的控制力已经比你强了,他今天要去图书馆补充理论知识,明天可就是笔试了。”说来也奇怪,修卡长了一副优等生的样,可是理论成绩竟然比性格跳脱的昆迈要差不少,这两人某种程度上来说还挺互补的。自从那天相识后,维尔利特和席尔方斯一直保持着联系。不过因为下雨,都是席尔方斯主动来旅馆找维尔利特,按他的说法是下雨天出门容易打湿衣服,所席尔方斯也有捎带着修卡和昆迈去过两次,但两人很清楚自己是顺带的,可碍于席尔方斯的邀约太热情,直到第三次才终于成功拒绝。“久等了,我们今天还是去室内训练馆?”

“嗯,我带了佩剑,想拜托你陪我练一下和魔法使战斗的技巧。”席尔方斯拍了拍腰侧挂着的佩剑,那是一柄剑身略窄的双手剑,不过维尔利特不会认为它略窄就会轻,要知道席尔方斯手上的茧子可不是白长的。席尔方斯抬头看向趴在窗边朝他们挥手道别的昆迈,“你的朋友好像很害羞。

...你在说冷笑话吗?他们只是不好意思每天蹭你的车啦。”

“可是我今天没有乘车来,好不容易不下雨了,我想和你慢慢聊天走过去。”席尔方斯不解地看着走在自己身侧的少年,他似乎刚运动过,脖颈与下颌那片白皙的肌肤还透着浅淡的绯色。从旅馆到训练馆的距离比商店街到训练馆近多了,维尔利特也不担心训练时长的问题,“好啊,我记得从旅馆过去会经过一个喷泉广场?”“博恩广场,那边还种了很多德尼亚玫瑰。”

“白色的那些?这种玫瑰的名字和王都一样,是特产吗?”

“对,国徽底部的花就是德尼亚玫瑰,”席尔方斯说着伸手指向路边一栋白色建筑旁插着的旗子,“底部的花是德尼亚玫瑰,顶部则是斯洛特鸢尾花。”两种花一个以国家为名,一个以王都为名,一上一下地拱卫着国徽中央斯洛特王国的略缩版图和版图之上的弓与箭。一个弓箭手为开国之王的国家,国徽上会是弓与箭也很正常吧?

那另外三个人类国家也是以开国之王的职业做为国徽元素的吗?

维尔利特思维发散着,有点跳脱地问道:“它们有花语吗?”

“有,德尼亚玫瑰象征忠贞、坚定的爱,斯洛特鸢尾则是自由、随性而为。

....所以国徽的意思是自由随性地坚定你的爱吗??

维尔利特被自己的联想逗笑,他戳了一下席尔方斯的佩剑腰带,“你的腰带上的金属扣好像就是德尼亚玫瑰?”席尔方斯有点疑惑地低头,这才发现自己今天佩戴的不是常用的那条腰带。

“我平时用的腰带不是这条,不过这个花纹确实是德尼亚玫瑰。”他伸手划过金属扣上凸起的花纹,“这好像是我姑姑去年送的生日礼物,佣人似乎是拿错了。”他收到这条腰带的时候还疑惑过为什么是玫瑰花纹,他的喜好和花实在沾不上半点关系。

“挺好看的,这不是挺优雅的吗?你常用的什么纹路的?”维尔利特不会让话题变冷,不过这句夸奖也是他真心实意的,那花纹确实很精致优雅,以至于他第一眼看到那个花纹的时候,还在心里怀疑席尔方斯是不是有点

羽骚属性在身上,没想到是拿错了

“你觉得没问题就好,我常用的是龙纹或者狮纹的金属扣。”席尔方斯伸出手指大致比划了一下对应的纹路走向,不出维尔利特所料,那龙纹是西方龙的轮廓。“好像挺威风的,希望我下次能看到。”

“当然,明天我来接你们....唔,明天我们考场见?”席尔方斯说到一半,突然想起维尔利特他们住的旅馆就是离学院大门最近的,徒步都用不了五分钟,特意乘车过去反而有点做作。“没问题,说起来你会因为马上要考核而紧张吗?”

“不会,虽然这样说有自夸的嫌疑,但如果我都无法通过考核,那武者院今年新生数量就该令人担忧了。”席尔方斯说到这的时候,眼中满是理所应当的自信,“你也看不出有担忧考核的样子,以我看来我们是一样的,如果无法通过考核,那魔法院今年也会是惨淡收场。维尔利特听完他的话露出一个有点挑衅意味的笑容,但因为他的

都市言情推荐阅读 More+
慕朝游

慕朝游

黍宁
慕朝游第一次见到王道容的时候,她刚身穿到这个陌生的古代。鬼怪横行,命如飘烛。那时候的她绝对想不到,眼前这个温润淡漠,光风霁月的世家子,到底是个怎样偏执而恐怖的疯子。是她这一辈子竭尽全力也想要逃开的囚笼。*她叫慕朝游,朝游北海暮苍梧的朝游。自强不息穿越女女主X淡漠偏执贵公子微玄幻,很微很微,仅点缀接档预收1:《如何折辱清冷仙长》是女强取豪夺男。文案:褚子瑛是玉清观的剑阁首座,是整个东华界千年难得一出
都市 连载 21万字
穿书后因没手机郁郁而终

穿书后因没手机郁郁而终

总攻大人
湘湘穿书了。好痛苦。在高危的修仙世界里做凡人也就算了,还没有抽水马桶,最重要是没有手机!不仅如此,还得给男女主的虐恋情深添砖加瓦,干丧尽天良的坏事,不然就得死。湘湘捂着良心坚持了一阵子,男主北庭雪被她玷污,女主被她推下妖墓悬崖,各路男配女配都被她得罪的淋漓尽致。寂静深夜,湘湘双腿发软地从男主房里出来,实在受不了。她选择摆烂不再执行任务。然后就真的嘎了。湘湘:手机,我来找你了。恨死了她但还没机会报仇
都市 连载 12万字
夫君心有所属,但命短

夫君心有所属,但命短

秦皇
上辈子过劳猝死,穆婉这辈子的梦想就是吃喝玩乐,享受生活。到了必须嫁人的年纪,本想挑个规矩少,好躺平的人家。却被赐婚给了上京人人趋之若鹜的镇北侯谢珩。重生的继妹幸灾乐祸:“姐姐别得意,镇北侯心狠手辣,冷血嗜杀,过几年姐姐怕是得守寡。”穆婉立刻提炼出了重点:镇北侯命短,过几年她就是镇北侯府的主人!@满上京都知道镇北侯谢珩心里有人,穆婉一介皇商之女被选中成为他的正妻是因为和他的心上人十分相似。大家都觉得
都市 连载 13万字
把乙游玩成刑侦rpg

把乙游玩成刑侦rpg

辛九同
【预收:《穿进都市异能文后我绑定了RPG系统》、《乙游未响应,刑侦rpg启动!》求收藏!】 夏渔,一个平平无奇乙游玩家。 为了提高自己的情商,她入手了一个自由度极高的全息乙游。 不知道是否是一件幸运的事,她在初始职业选择时随机出了亿万分之一概率的刑警职业。 于是—— 路边遇到浑身是血的男人。他捂着伤口靠在雨巷的墙壁上,看到抄近道的女人,苍白俊美的脸上露出极淡的微笑。 夏渔和他对视的瞬间,她嗅到不寻
都市 连载 9万字
我爱你,我装的

我爱你,我装的

顾三跃
1.洛青冉看了一本书,对里面的黑化反派段斐印象深刻。段斐此人,注定是个被抛弃的命,以前就有多善良,后期就有多狠。在家庭遭遇变故后,费尽心机把他追到手的前男友也把他抛弃。 一觉醒来,洛青冉就穿成了段斐的......前男友,此时他刚当着所有同学们的面,狠狠扇了段斐一巴掌,接下来就该是无情地羞辱他、嘲笑他了。洛青冉:这一巴掌下去,我可能会死.jpg而站在他面前的人,容貌昳丽,眸色松动,眼中的光渐渐碎裂时
都市 连载 15万字
捡的小可爱是超危级

捡的小可爱是超危级

若鸯君
黑雨自天空降落,带来一场席卷全球的污染。有人因污染堕落,沦为怪物。有人因此蜕变,成为进化者。明闻,方舟基地最强进化者,曾是一次毁灭级灾难的生还者。那场吞没全市的灾难中,救援队从废墟里挖出浑身浴血的明闻,还有一团蜷缩于他指尖,用触手抱着他轻蹭的黑色团子。【E-01,人类目前发现的最弱污染物。完全无害,温顺且性情稳定。只有明闻不在身边时,会表现出强烈的暴戾、愤怒等极端情绪。备注:无危】记录员敲下档案。
都市 连载 10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