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铃提示您:看后求收藏(黛墨书院yidingai.net),接着再看更方便。

小家伙即便连生病也都安安静静的,-

开始五条还没发现,只以为猫猫在被窝里鼓成一小团不出来是赖床。

直到夏油杰发现冰箱里剩下的大蛋糕不翼而飞,冰箱门外还搁着一只小凳子,同款蜷成猫球姿势的狮子猫哼哼唧唧地爬在一旁,胡须沾满代表“罪证”的奶油和蛋糕屑一"yue-"

趴匐在沙发角落的猫咪忽然像是嗓子被人伸手进去掏了一下,张大嘴巴吐了出来。

吐完后这只狮子猫变得更加病蔫蔫了,和昨天上蹿下跳在人头顶作威作福的状况差个十万八千里。

"生病了?"

察觉到动静的五条悟探出个脑袋查看,收拾完备的夏油杰已经提溜着蔫头耷脑半死不活的猫带上钱包预备出门了。“吃坏肚子了吧,我带它去宠物医院看看,惠他们都去学校了,桌上有早餐你趁热叫猫猫出来吃吧。”五条悟应了声,若有所思地缩回头。

走回那只鼓鼓囊囊撅起来的小被窝边,伸了手将里边的猫猫掏出来,注意到抱着玩偶缩成一小团的小家伙同样无精打采的。她像个小青虫软趴趴的,捂着肚子紧紧闭上眼,脸颊也难受地鼓着,面色看起来有一点苍白。

"不舒服吗?猫猫?”

五条抬手摸了摸孩子的小额头,有一点发热。

有点苦恼地挠挠头,依照之前的应对手段姑且给她泡了感冒药。

猫猫这次倒也不用人哄,可能真的烧得有点迷迷糊糊了,尝不出味道,被扶着坐起身很乖地就把药水喝了,喝完立刻小脑袋一歪倒在爸爸手臂上继续睡,连躺回枕头的精力也没有,叫都叫不醒。

等了一会儿,发现药不起效,猫猫额头非但没有退热反而烧得更厉害了,像是可以煮鸡蛋,五条悟虽无经验但也知道光靠吃药是不行了,立刻将小家伙团吧团吧用小薄毯裹起来,抱着去记忆里隐约有过惠生病来医院的经历,不过那时全都由注意到的夏油杰代劳照顾小孩,所以说这是五条悟真正意义上的第一次送小孩到医院。一开始他甚至都不知道要挂号,还是经人提醒拿出手机调出谷歌搜索一步步来、手忙脚乱的才终于让小孩看上了医生。诊室内。

一米九的大个头像个乖乖的小学生

手脚并拢地坐在陪同的椅子上好奇地在一旁看着白大褂的非术师拿着像是冰

见他在旁边满脸困惑和新鲜地探头探脑,觉得有哪里奇怪的医生也不由侧目多看了几眼。

之后,在向五条悟询问了一些诸如饮食、运动量等详细情况后,医生确认了猫猫的基本病因。

“昨晚给孩子吃的东西太杂了吧?”

"是。"

“你们家小孩抵抗力也不是很好,这孩子的疫苗接种状况是?”

“疫苗?”

是非术师那边打来增强身体抗性的药物吧?

“稍等一下。”

不太确认的五条悟拿出手机谷歌一下。

医生:“.....""

看傻子般的目光在无常识的白发咒术师身上逡巡过两秒。

总算自己反应过来的后者呆愣地抬起头:“要怎么才能知道她以前打过什么疫苗?

得。

一看就知道又是一个将孩子撒手全权交给老婆照看的不靠谱父亲了。

遇见过很多次这类状况的医生还是和颜悦色耐心解答:“夫人的‘母子健康手账”就可以翻到,也就是通俗的母婴手册,会记录您家孩子从出生到现在的疫苗接种状况。”“....我没有夫人,”五条悟在医生眼神变得微妙前赶紧解释,“这个是我收养的小孩,情况有一点复杂。在表明并不是福利院收养,而是直接领养的走失孩子、所以之前的疫苗记录和亲子手册什么的

也完全没有

对面这也

打消

了对面前这名奇装异服眼罩男某些自然引发的不好猜测。

医生:“原来是这样,是我以貌取...误会了。”

五条悟:"?"

你误会啥了?

最后给小家伙开了药,并安排前去打吊水。

猫猫被抱去扎针时还懵懵的,显然是不知者无畏,根本不明白接下来要发生什么可怕的事情。

一当又尖又细的针头嗞着冰凉的药液露出来时,五条悟担心小家伙害怕,索性将她一整个抱怀里,小脑袋也给掰过去,确保她不看针。小朋友的好奇心最是强烈,愈是不给看,猫猫就越发好奇地挣扎着想要扭转过小脑袋去看。

她乱糟糟的小毛脑袋蹭了几下,就寻到一个位置,从五条悟手臂边小动物那样探出头来

在注意到闪着寒光的针

头和看不出表情的口罩护士后,瞪着

惊恐的大眼睛依旧挡不住好奇直勾勾盯着针尖看。

五条悟注意到了就又给她小脑瓜子强硬掰回去。

猫猫再想回头,五条悟就直接往她后头的小兜帽里摸了摸,掏出一个给伊地知买饭那时收集到的麦当劳

都市言情推荐阅读 More+
过分痴缠

过分痴缠

林希之
*先婚后爱|狗血墙纸爱|追妻火葬场*改了个文名,原名《明知故陷》,不要认错了哦~【文案一】对于执拗的人来说,往往不撞南墙不回头,对于爱情中的单恋者更是如此,像是在等待那个可以放弃的节点——那晚,衣香鬓影的宴会上,裴时礼站在她对面维护另一个女人时,沈思柠意识到,她无人知晓的十年暗恋,是时候结束了。【文案二】结婚三年,沈思柠还是没能让裴时礼爱上她,少女时期满腔的期待也被婚后生活磨砺的消失殆尽。她决定放
都市 连载 25万字
兽人永不为奴!

兽人永不为奴!

启夫微安
文案1:宁安一睁眼,发现自己穿成了大草原一只母狮子。刚成年,还不会捕猎,不敢吃生肉的那种。战战兢兢在草原上裸奔三天后,她饿得头晕眼花。宁安决定放弃底线,珍爱生命。她撅着屁股,蹲在草丛里盯着不远处一窝羚羊,决定跟它们决一死战。刚准备冲刺,屁股被不明生物舔了一下。啊啊啊啊啊啊啊……妈妈啊……不明生物*黑豹睁着那双冷血无情的兽瞳死死盯着她,优雅又威慑地绕着她走了好几圈,企图叼她的后颈脖——她明白它的意思
都市 连载 23万字
慕朝游

慕朝游

黍宁
慕朝游第一次见到王道容的时候,她刚身穿到这个陌生的古代。鬼怪横行,命如飘烛。那时候的她绝对想不到,眼前这个温润淡漠,光风霁月的世家子,到底是个怎样偏执而恐怖的疯子。是她这一辈子竭尽全力也想要逃开的囚笼。*她叫慕朝游,朝游北海暮苍梧的朝游。自强不息穿越女女主X淡漠偏执贵公子微玄幻,很微很微,仅点缀接档预收1:《如何折辱清冷仙长》是女强取豪夺男。文案:褚子瑛是玉清观的剑阁首座,是整个东华界千年难得一出
都市 连载 21万字
剑出西门

剑出西门

我要成仙
林苡胎穿成了青山派第六代弟子,门派历来避世,还没有乱七八糟的恩怨情仇。面对这个梦中情胎,她表示十分满意,唯一的不足之处就是门派有个奇怪门规,凡青山派弟子未满十八不许下山。就在她十八岁那年,闭关多年的掌门突然交给她一个任务。那就是成为武林盟主,拿到青阴剑。林苡:“???”传闻谁拿到青阴剑谁就是武林中的天下第一。事实证明不需要那把剑,她照样可以成为天下第一。本文又名#穿越后我当上了武林盟主#阅读指南:
都市 连载 12万字
分手前,男友从无限流回来了

分手前,男友从无限流回来了

天灵根
分手前,男朋友从无限流世界回来了。—盛明盏是个美人,除了美貌,身无长物。他出现在下三区,为了生活,勾搭上一个可以保护他的男朋友。男朋友长得帅,能打能跳身体棒。最重要的是,他真的很喜欢他。后来,这个男朋友失踪了。盛明盏找了个新的预备对象。在搬家前,他“言辞诚恳”地写了一封分手信。然后,在拉着行李打开家门时,他撞上失踪三个月回来的男朋友。男朋友站在门口,没什么变化,就连望向盛明盏的目光里,依旧如初。他
都市 连载 18万字
被渣的老实人是万人迷[快穿]

被渣的老实人是万人迷[快穿]

甜百亿
有这样一种角色,他们性格软弱,单纯善良,他们横在主角攻受中间,成为主角攻受play中的一环,他们被俗称为老实人。 有一天资深宅男苏然被绑定了这个老实人系统,他从中嗅到了一丝不同寻常的味道。 1.贤惠妻子(假结婚没有证哈,哥哥弟弟也不存在任何血缘) 丈夫深爱的是名义上的弟弟,将人带到家中直接住进了妻子隔壁…… 妻子“眼盲心盲”任劳任怨,丈夫朋友都看不下去将事情点破,但他仍不相信痴心一片。 在苏然眼中
都市 连载 11万字